首页 > 走进洛南 > 文化洛南 > 正文
卖柴禾的父亲
时间: 2020-07-15 08:53 来源: 洛南县人民政府 作者: 张新全 发布: 何玉玲 浏览:

在上个世纪70年代一直到80年代的洛南县城,人们生活做饭、生活大多是烧煤和烧柴火,因此柴禾的需求是人们生活的必须,于是在洛南县南门口的新市场一带和公路边经常有卖柴禾的人群,那里成为石门麻坪人在县城卖柴草的场所。在那物质匮乏,农村缺少挣钱门路的时代,担柴卖草是农村人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

那时石门离秦岭山较近,有大量的森林可供砍柴,因此石门曾是洛南县城重要的柴草供用地,最早人们是担柴卖,后来洛华路的落成,人们开始用架子车拉运柴火去卖。那是年轻力壮德父亲就是靠卖柴禾挣钱养活家里的开销。

在我幼小的记忆中,第一次自己上县城就是和父亲去县城卖柴火。记得那是在自己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刚放暑假不久,父亲为了家里的生活,不得不去县城卖一次柴火。去县城卖一次柴禾,都是得一天时间。拉的柴禾少花费一天的时间来回有些不划算啦,车子拉多了路上有好几处坡度较大的上坡路,一个人根本拉不动。特别是通往县城的几处大桥大桥的引线段最难拉动,其次是县城东石嘴儿到县城段的改线路,这六里多路一直是逆流而上的慢上路,一般都要有人挂套或者推才行,无论是大人或者小孩儿只有搭把手相帮都会轻松许多,父亲见我放假没事儿就想让我去帮忙,一则可以锻炼我,也可以让我去县城开开眼界,因为我自长大还没有去过县城。我听说让去县城卖柴火,我很高兴的愿意去,就在头天晚上,我兴奋的睡不着觉,一直在脑海里憧憬县城的模样,在我的脑海中,我极力想象着县城的样子,因为我看过《红岩》的小说,里边有小萝卜头儿听黄显声讲城市那个词的萌动,小罗卜头的脑子冲破铁窗的向往城市的想法,当初看了小说时,我甚至有些小看小萝卜头的想法,觉得不就是城市嘛,有啥稀奇的?可真正到了自己的想象时却觉得心颖和好奇,想着想着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到县城卖柴禾一般都是在晚上拉车子去,敢在天明时到县城,去早了到县城没有买的人,去迟了就很难卖出。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和父亲在头天下午将柴禾往架子车上装好捆牢,准备半夜时分好启程,那天下午和大人一起帮忙装好车子后,我们赶紧休息,准备早起,我躺在炕上来回想象县城的样子,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那时没有钟表,都是听鸡打鸣约莫时间,就在我正睡香甜的时候,父亲让我起床说鸡叫两遍了,再起迟天明时就赶不到县城,于是我就赶紧揉揉睡意未退的眼,赶紧起来同父亲一起吃了一碗糊汤饭,迅速收拾了碗筷,就抬起车辕放上架子车轮儿开始上路。刚从屋里走出来,外边一片漆黑,满天的星星眨着眼,我没有走过夜路,只有扶着车子后边推,父亲在夜色中拉着架子车在前面走,我在后边推着直到上了公路,一上公路,父亲怕我走不了长路就让我坐在车子上拉着,只是遇到了上坡路,需要加力推时才让我下来,就这样我自在艰难走的路段帮忙,其余路段儿都是坐在架子车上让父亲拉着,一路上父亲怕我磕睡着,边走边给我讲他前半生走过的历程,从小时候的苦难生活到解放战争以及抗美援朝战争的经历。我边听父亲说话,边看天空的繁星思索,一直走到当初商洛化肥厂的附近,路一直是漫上的改线路,这段路是最难走的一段儿,父亲才让我下来在车子旁让挂套拉车一同走,我拉套走在父亲身边,我们艰辛的走着,每走一步汗水都悄悄地流出,那时就觉得这段路是那么的长,总觉得走不到头,就这样一步一步的挪动着,好不容易走到东寨坡下,我们才歇息,这时天才微明,我看见父亲满脸是汗,父亲身上单薄的蓝杉已经湿透,我的双腿这时也困得迈不开步子,稍微歇了一会儿,我们把车子拉到南门口的河边路上,等待买家来。天大亮时,几个人来买柴禾,他们围着车子转忧着和父亲讲价钱,来看着柴火的人,要么弹弦柴火湿不太干了,要么弹嫌柴火太粗了难劈,就这样,一直到太阳老高的时候,一个人才看中了我们的柴禾。经过父亲和来人讨价还价,最后,说好每百斤柴禾一元零五分的价格让我们送到西头莲花池的酱货厂,见柴禾有人要了,我很高兴我们的柴禾卖了就不在等候了,就这样,我和父亲又垃着车子跟着来人把柴禾送去,又是一阵汗嘘嘘的拉车,我们父子两把柴禾送到酱货场,经过过秤后,给人家又把柴火放整齐,这样人家才给我们结算的柴禾钱,父亲收拾好捆绑柴禾的绳子,让我坐在架子车上拉着我我们又来到南门口的集市上。这时已近早饭的时间,一夜的拉车走路我早已饥肠辘辘,肚子饿得咕咕叫。我给父亲说我饿了,父亲也知道我饿了于是父亲就把我拉到挂着国营三食堂牌子的饭店,一进饭店我就被里边香喷喷的饭食所诱惑流出口水,父亲看里边有一毛钱一份的烩茄子挺香,也实惠就问吃不,我也不假思索的说想吃,于是父亲就掏钱买了一份让我吃,他坐在桌子边等我,闻着香喷喷的烩茄子,我大口大口的吃着,我让父亲吃,他说他不饿,于是我吃了个精光。那顿饭,我觉得那是一生最香的一顿饭,看我吃毕了,父亲有和我来到南门口号称新市场的地方,那里有三分钱一碗的玉米糁汤,父亲花了三分钱买了一碗糁子汤,他把早上带的玉米面馍泡在里面吃,我当时真以为父亲不饿,还在在心底嘀咕父亲舍不得吃那烩茄子。父亲吃了玉米面馍喝那碗玉米糁子汤,把车子寄在一个地方,让我去百货楼那儿看看,又陪我去当时全县有名气的服务楼那儿逛逛。这一逛着实让我开了一次眼界,我才从心里认识到什么是楼房,什么是县城的样子。于是在县城里游逛过程永久的铭刻在我的心底,父亲满脸的汗水脊背上寖满汗水的衣服留在我一生的记忆。

自古到今担柴卖草,那是苍天留给穷苦人生活的最艰难出路,那心酸的记忆永留在我的心田,每回味起那次卖柴禾的经历,我不由流泪,父亲艰辛的影子,为了给我们家省那一分分血汗钱,舍不得花一毛钱吃烩茄子只喝一碗三分钱糁子汤吃玉米面馍的情景给自己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

现在每想到父亲的艰辛的一生,我总是忘不了那次卖柴禾的经历和记忆。
 

网站导航
  • 本省各市网站
  • 区县政府网站
  • 其他友情链接